藝術思考的啓蒙人

最初認識她是來自她為Rock Bi Weekly寫的音樂文字,一篇介紹This Mortal Coil的文章,不止改變了我的聽音樂範嚋,更重要是那種着重抒發個人感受的文筆,全數影嚮了我後來寫樂評的風格。

一日寫時裝,永遠寫時裝,當年我用Henry Chan為名寫潮流稿,無論電视台及刋物多次相邀,自己一直不願意在媒介露面,第一次登相片還是她勸服我,照片就在她任編輯的一期Amoeba專訪中首次出現了,印像中我還有過聖誕禮物的情誼,但禮物是什麽就真的記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