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專訪李英立先生 (四)

(t):本谷谷友 Tim
(李):李英立先生

上文提到 room acoustic,今回將會探討揚聲器配置問題。

(李):曾經有不少朋友問我應選用書架型揚聲器還是座地型比較好?剛好早前有一位音響迷來電,他本身是用 ELAC 書架型揚聲器,但想更換一對座地型,其主要原因是覺得低音不足。但依我的看法是該友人聆聽空間不夠大,若採用他意欲採用的 ELAC 座地型,可能會出現失控的情況,由於該款揚聲器是屬於高能量及中音飽滿的型號,故此極有可能出現問題 (最後我介紹他另一個系列產品),雖然每個人對低音的要求不同,但仍要依照實際環境作出取捨。發燒朋友喜歡有大買大這一個做法,我亦不可以說他們完全沒道 理,因為以現場感來說,揚聲器的確是越大越好,更能做出鬆容不迫的現場效果,正如我之前所言,揚聲器的選擇一定要配合實際環境,在一個細小的環境又怎能配 置大型揚聲器?唯一而合理的處理方法是將整套系統的規模縮小至相應水平。想當然這樣做其臨場感不如大系統,但別無它法,那衹有面對現實。

(t):李先生你對於黑膠唱片的前景有何看法?

(李):由於我不是從事唱片行業,不敢妄自猜測,但我覺得每一樣東西都有潮流及輪替。像現在除了黑膠外,開卷式及卡式錄音帶亦開始為音響迷討論及使用。雖 然潮流不斷交替,但我認為 CD 在目前仍然是不會被淘汰,原因之一是世上仍有很多音響迷儲存大量 CD。原因之二是 CD 並不是不可以聆聽,而且效果好。以我來說,我就是祗玩 CD,因為個人的要求是方便,聲音標準和合理,再者目前也不想追求太多其它的東西。
至於黑膠是有自己特定的聲音及個性取向,有很多人會認為黑膠特別靚聲及有密度感。我同意黑膠的聲音的確是合耳緣,並且很有自己的個性,而從技術角度看,比 較實際的說法是播放黑膠,發聲程序需要通過唱針在坑紋內游走,再將震盪變換為電壓,然後再放大,轉化為聲音,這是一件複雜而落後的事情,但不阻發燒友的熱 情,玩的人也不少,世事就是這樣。
一個唱盤涉及很多機械及物理性的問題,例如唱臂的抖動,轉盤的衡定性,唱針的角度,針壓,偏壓及反偏壓的調校,它們隨時出現不同的變化等等,若其中一項處理不善,或情况欠佳,便有機會變調走板,故此若要認真地使用黑膠唱盤,那就需要花上大量的時間,精神及金錢。

(t):坊間一般對音響器材有 Lo- end, Mi- end 及 Hi-end 之分,請問以你的經驗如何去區分呢?

(李):對於這個問題,個人的看法是先別以價格來區別 (儘管相關),首先是從聲音的平衡度着眼。人類的潛意式往往影響思維,當一套系統售價比較低時,你不自覺會用較低的要求去判斷,反之亦然。簡單來說,大家 從電視觀看音樂節目,大部份觀眾不會以 Hi Fi 的角度去判斷該節目效果,衹要畫面及聲音清晰便可以接受,而且能投入到音樂去。但當閣下前往音響店聆聽一套高價系統,你便會以高要求去評價,因為價格在你 的潛意識中自動分門別類。
若果真的要區分音響系統高、中、低級,首先自己要在心目中設定一條界線,低於這界線的可稱之爲一般或不合格,而高於它則可以歸類於很好。這界線標準可以說因人而異,需要由個人的喜好及經驗來到定位。
就聲音來說,可以從所謂音樂感去判斷。然而這方面各人的詮釋可能完全不同。像上次 Bryston 及 Accustic Arts 示範會,當一隊樂團在演奏,你感受到他們在表演什麼音樂類型,演奏得如何,唱歌時投入,這就是音樂感了。音樂感是怎樣得來?自然,高傳真就是構成音樂感的 主要元素。因為衹有高傳真才能夠把作品的音樂氣氛及細緻感情毫無保留地演譯出來。其實 hi fi 是很邏輯的一回事,在調校音響時除了用耳朵去聽,亦要用腦袋去思考,再加以邏輯性去分析,你便會理解到優劣。
想當然,你純粹用味道,音染去評價一套系統 (Bryston 及AccusticArts 不是) 亦無不可,始終決定權在你手中!但作為一個音響從業員,我會以邏輯及高傳真角度作為評價音響系統質素的基礎。

(未完待續)